苏陆·岚卡君

苏透 赤安 秀苏秀 威士忌组 警校组 爱好者ヾ(*>∀<*) 不挑食 来粮必吃。快来投喂我。
短篇产出较多 长篇废 ⋯日常偏暖虐 吐槽有 无逻辑杂谈 主情感分析 突然画画x)
灵感至上⋯有灵感闭关出逃 无灵感时不产粮⋯请见谅w
如果发布或转载的内容有您不喜欢的地方 在这里先向您表示歉意。(,,•́.•̀,,)

「感觉有必要说一下……」

最近有两位朋友来问我借梗的问题(或者是写法)……
然而自己也是从某些大大那里借鉴过来的……所以感觉很惭愧(´•༝•`)
一直以来的确都以自己原创的脑洞而很自豪 虽然每一篇也没有多少的人气 但是写得很开心就足够了
现在一下子发现……原来还是在不知不觉当中借鉴了一些别人的写法或者脑洞 (而且没有好好地去要授权呢)
这些看起来是很细小的地方……但是的确 是有必要去征求别人同意的
在这里向这些大大们道歉一下……(但是我实在记不清楚具体哪位 或者我还没有发觉  很抱歉 )
如果有发现我用了您的脑洞却没注明或者是申请的 请私信我

我一定会去注明或者修改删除

谢谢(灬°ω°灬)

「无题」「超短刀片」

ヾ(●゜ⅴ゜)ノ 闭关结束
进入短暂的放飞自我状态!
好像暴露了一些消息?嗯哼「(゚ペ)
嘛…反正是推理爱好者?)


上来就放刀片……很抱歉 tag就不打了
警校组得到证实了呢 真好呐
背叛篇似乎还要等挺久的……唔

--以上 是碎碎念


金色头发的男人牵起孩子小小的手,带着他下车。开车的另一个男人戴着针织帽,因为孩子的缘故,他没有抽烟。
孩子奇怪地望着四周,「爸爸,」他说,「你不是说要带我去见叔叔吗?」
「是啊,你有很多叔叔呢。」
孩子不解地看着他的父亲。
四周都是冷冷的石碑。

材料自(luan)译」存」

久方の光のどけき春の日にしづ心なく花の散るらむ
(光暖春意酣,拟把清酒沾,樱落金樽散,残花乱心攒。)
——纪友则《百人一首之三十三》

「苏透 友谊向」分享梦想的两个小鬼

注意ヾ(●゜ⅴ゜)ノ
苏透孤儿院设定
灵感来自降谷希 的设定 以及 haibara_Rei的名字梗…
以及 最近重温的茶会篇!
在这里就用了「透」来当苏格兰的名字!当然姓的话……是个谜啦……



「新增」


最近好像更多的人关注到了这个苏格兰真名的设定……

的确 这是一个不太符合原著的设定  

但先前在考虑使用的同时   已经避免使用了全名 

若您不喜欢 在这里致歉




小孩子起外号的规则什么的 ……就是这样的。


「警察叔叔、这里!」
前一会儿还嚣张的坏小子们一哄而散,金色头发的小鬼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压抑着自己粗重的喘气爬起身来。
「你没事吧?」
「没事。」
「你叫什么名字?」
「降谷零。」
「降谷零……零……、那我以后能叫你zero么?」
「…不行。」
「可是zero真的很帅!你知道么?公安警察的别称就是zero。」
「唔……那好吧。」
「其实我的名字里也有zero呢!」
记性很好的小鬼回忆着面前的人很久都没有收到答复的自我介绍。「……笨蛋。那个明明是「透」。」
「欸,原来那个时候你在听噢?」
「哼。」
「「通透」就是「什么都没有」的意思,不就是zero了么?这样以来,我们就是zero兄弟了!」
「谁和你是兄弟啊。」
「…呐,zero、你想不想以后当警察啊?」
「我不知道。」
「我以后想当警察,我的爸爸就是公安警察,他很厉害的!可是……他殉职了。」
我知道。金色头发的小鬼这么想着。
所以我们都在这里。
「刚刚、你是骗人的吧?」
「欸?」
「没有警察、警察是不会来的。」
「……啊哈哈、被发现了。你真的很厉害啊,一定能成为一个比我爸爸还厉害的警察!」
金发小鬼默不作声,黑发的小鬼有些担心地看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创可贴,随后他又突然想到,应该先消毒来着。
因为他们的老师是这么做的。
「老师今天不在……你等着哦……我去找医药箱。」
金发的小鬼觉得心里很暖,暖得鼻子一酸,于是他维持着低头的姿势。除了在老师面前,他不想哭出来。

和他交个朋友吧。
如果他等会能用纱布打出漂亮的蝴蝶结,就像老师那样的话。

「超短复健」(苏透?)(脑洞-心理揣测)竹马恋人。

因为太过于习惯照顾彼此,而导致不习惯突然变为旁观者的角色。「他的照顾者」不是由自己扮演的,这样的事实就算重复了很多次也无法接受。
尽管知道是该放手了,内心里还是重复着「好不甘心」,然后失去的感觉一遍又一遍地放大。

「好不甘心。」

「不甘心。」

也就是在这时,突然明白了对彼此的心意。

「无逻辑杂谈」背叛篇-有逻辑漏洞の新脑洞

最近忙得真是…… ヾ(●゜ⅴ゜)ノ 嘿咻嘿咻
估计等有空了还得先复健一下……
写着写着不小心写了好多 但好像还是有很多没有说明的地方。逻辑似乎也有上下文打脸的倾向…请尽情在评论栏里吐槽或者挑未发现的漏洞 谢谢w

背叛篇播出以来,有好多小伙伴的思路都在「莱伊奉命追杀苏格兰 后有追兵」的大设定上……除此之外,在苏哥主观意愿上,还分「不想死但必须去死」和「一开始就一心向死」两种。在这里提供一个新脑洞。由于不是特别完善,也的确目前没有找到能够补上漏洞的方法,所以先存着…抛砖引玉嘛
背叛篇最匪夷所思的问题,在我看来,就是为什么苏格兰必须去死。仅仅是担心不要连累零而自杀的(肯定有)泛泛而谈的解释,不是不合理,但实在是简单粗暴…对我这种苏哥粉来说,如果不亲眼看73画出来,实在不能接受…(天国的本堂表示不服x)因此,我跟宁愿去相信像苏哥这样一个温柔又强大,能力足以被安室和赤井认可的人,是因为一个更加实在性的理由赴死的。(所以这个脑洞的基础是苏哥主观赴死)
是什么呢?经过一翻苦思冥想…我得出这样一个脑洞:
被派遣去处理卧底的人不是莱伊,而偏偏是波本。
这样一来,波本为什么知道苏格兰的位置问题似乎可以解决①。另外,苏格兰赴死的原因可以理解为「知道安室下不了手,一定会去想补救的办法,但事实上任何补救的方法都会把他自己卷入危险中,而自己暴露确是肯定的」在这样结论的基础上,我们反推造成苏哥内心思想的前提条件「组织已经肯定了自己是叛徒身份(符合原著苏哥描述?),并且想借此证实波本是否绝对忠诚。」
那么问题又来了,波本可不是吃素的啊。他不想让苏格兰知道「奉命调查同伴」的事情,苏格兰是怎么知道的呢。一方面可能是苏格兰自己发现了,另一方面我又想到了莱伊。根据之前的背景来设定,莱伊应该是「知道波本处理苏格兰的事情,并且为苏格兰想了方法,想去救他」。所以莱伊应该是知道安室的任务的(或许他们被组织委派了相同的任务 彼此是知道的?②),这就为苏格兰知道这件事情提供了契机。莱伊早在整个天台事件之前很可能已经向苏格兰隐晦地说明了身份可能暴露和波本追查的消息(为了提醒他)。但由于苏格兰不知道莱伊是卧底,所以这种试探被理解成了威胁。由此,苏哥以为自己已经被组织一口咬定是卧底,而波本是被怀疑的对象,这就和之前推出来的前提条件相符了。
然后悲剧就发生了,苏哥决定自己替安室拿主意,否则他明白两个人都无法保全,于是在波本公布调查结果之前,主动暴露了自己的身份,③并且执意在安室赶来之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如果不这样的话,以安室的性格,肯定是要牺牲自己来保住苏格兰的)(这里采取了「知道脚步声是谁」论)莱伊是接到组织第一消息后赶去现场想直接和苏格兰翻牌来救他,但苏格兰执意要死,所以之后的那声答应,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根本没有想活下来(「并不是真答应」论)。
事实的真相是什么呢?
苏格兰也仅仅是被组织怀疑而已。知道了他真实身份的是莱伊。组织叫波本是真调查的,不是去试探忠诚度。
莱伊导致了苏哥的误判,但也是因为由衷欣赏苏哥的能力,才费尽心思想要拉苏哥一把(趁此和苏哥同一阵营)。安室不清楚这一点,也更不知道苏格兰已经知道他的任务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于是在赶上天台以后,看见的是用莱伊手枪自杀的苏格兰(苏格兰很可能逃跑的时候没有带手枪 这是一个73以后可能性最大的会补的坑)当然就理解成莱伊急于功劳害了苏格兰(因为任务只委派了他们两人)。(这里试着用我的理解解释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波本就算知道是苏格兰自杀后还一口咬定是莱伊逼迫的不理智现象。这里的73想说的逻辑倒像是「苏格兰就是你害死的,如果不是你杀的他,就是你逼他去自杀,因为他用的是你的枪,是你把枪给他的。」)
当然…这个脑洞的漏洞也是很多 在下面先存一下我发现的↓
①波本调查苏格兰和知道苏格兰自杀时去的位置中间还剩好多个步骤,或者说,其实仔细想想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x)
②这个设定+事实的设定 看起来不符合组织特别帅气的干净利落风格(倒像是M20里的朗姆。怀疑又没有证据就不杀。保险得让人害怕x)。如果真按真相所说的话,那就不怎么应该有两个人同时接到任务,一方负责监视另外一方忠诚度的情况。就算设定成莱伊和安室被分别委派了相同的任务,莱伊怎么知道安室的任务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个说法又和背叛篇里「你没听说……」一句没法很好的衔接。但是倒是可以理解为赤井怀疑安室也是卧底的契机。
③主动暴露可能会让波本的调查能力受到质疑,从而更加受组织怀疑。这不符合苏哥的初衷。

「年贺」「威士忌组」一年的最后一天

「注意」ヾ(●゜ⅴ゜)ノ
贝斯手副职业设定!
时间线不明!
年末设定!(所以是迟发的元旦贺么。不不不x)


除夕快乐!ヾ(●゜ⅴ゜)ノ
提早的新年快乐(๑•̀ω•́๑)



「任务完成。」

「收到,六点钟位置,你有15秒。」

「了解。」



顺利坐上车时,苏格兰松了一口气。莱伊比他回来得早,从后座飘来了烟味。他想从口袋里摸出烟盒,但看见副驾驶位置上的波本正假装思索地用手捂着鼻子,也就作罢。

他看了看显示屏的时间 23:40

一年的最后一天,对他来说似乎也没什么特殊。已经是在这个组织的第四年,这样的日子到底还需要持续多久呢?

最痛苦的莫过于不清楚还有多久才是黎明。

⋯再此之前还是想办法好好活下去吧。

理了理脑海混乱的思绪,苏格兰把收音机的音量调大了点。车窗上Happy New Year的霓虹灯字样一闪而过,他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叼着烟默不作声的莱伊,又看看撑着脑袋闭眼休息的波本。安静的气氛让他有点不习惯。

「今年最后一天,不去喝一杯么?」

「我随意。」

「我也是。」

「正好我工作的酒吧今天有活动⋯」

这么回应着的同时,苏格兰突然想起自己推脱掉的乐队工作。在这样的日子,不通宵达旦地唱到天明,挺可惜的。

幸好还有时间。

进酒吧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时间。23:55

比往常更多的人,还有正在试着音的乐队。主唱看见他,颜神仿佛看见了救世主。

「你到底到哪里去了!幸好你来了⋯⋯某人连谱子都没背熟呢!」她看向那边正在挠着头一脸抱歉样子的青年。

「话说,这两位,是朋友么?」

「嗯。」他转头看向酒保,「两杯苏格兰威士忌,记我账上。」

波本和莱伊接过酒杯同时道了谢,然后两人对视了一眼,又把眼神转向他处。苏格兰看见他们走向同一个沙发,然后在两个角落里不约而同地坐下,意外地有默契。

23:58

他打开琴盒,拿出不久前还和危险物品放在一起的贝斯。

23:59

主持人这么说着,「那么接下来,就是party time——」

0:00

苏格兰看向沙发,波本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不过这也很符合他神秘的作风,但是他知道他肯定在人群的某个地方关注着自己。莱伊还是叼着烟,桌上的威士忌酒杯已经见底。有那么一瞬间,苏格兰觉得他锐利的眼神里带有一丝笑意。

乐队间成员互相示意,他笑着拨动了第一个音符。

这样的一年也挺好的。

演出开始。

「苏透」一方死亡三十题(超短刀片向)

注意ヾ!(●゜ⅴ゜)ノ
超短刀片向!!!
尽量忠于原著,少许私设!




( ´・ω・)ノ(._.`)






1遗物

他忍着哽咽,抱着一把白色的贝斯低低地唱。

2未寄出的信/未发出的短信

再见了,zero。
あいする

3猛然间感到不安

莱伊珍藏着的苏格兰威士忌打碎了。

4渐渐冰冷的温度

顶楼很冷。
刺骨的风正在肆虐地夺去他最后的体温。

5固定时间一月一次的看望

他把花放在了天台上。
又把沾有指纹的花带回去。

6曾经丢失现在又找回的共同品

紫灰色眸子里映着火光。
照片上两个人的笑容化成了黑灰。

7葬礼

贝斯渐渐地被黄土覆盖。

8突如其来的眼泪

他嘶吼着向沉默的男人发起攻击。
泪水夺眶而出,飞溅在亲友的墓前。

9触碰不到的你

「Zero」
他微笑着在一片光辉中向他伸出手。
梦醒了。

10从别人那里得到你的死讯

「已经没用了⋯⋯他的心跳已经停止了。」

11空旷的房间

波本正在清理背叛者的藏匿之处。

12如果我忘记了你

波本忘了苏格兰。
降谷零不会忘。

13亲吻你的照片

他把唇覆在已经死亡的公安卧底资料上。

14等待七日的梦境

风见看着加班多日的上司合上眼小憩。
他的表情好像在哭,又好像带着笑。

15相似的面孔

他盯着那男人看了很久。
唯独没有属于他的温暖笑容。

16假装你从未离开

「我回来了。」
屋里空无一人。

17深刻在记忆中的画面/忘不掉你死去的瞬间

「波本,波本?」
「什么'欸',这可不像你啊。」

18永远不会原谅你

让他第一次相信「永远」的人。
是个骗子。

19如果可以重来一次

「波本是老鼠。」
银色长发的男人叼着烟冷笑。

20刻着对方姓名的戒指/在身上纹对方的名字

名字是不被允许留下的。
留下的只有数字「零」。

21改不掉的习惯

「安室先生,很擅长弹吉他呢。」

22模仿对方生活

他端起了来复枪。
把它塞进琴盒里。

23最后的通话

「抱歉降谷⋯我的身份被那些家伙发现了。」
退路已经没有了⋯只剩那个世界⋯⋯

24代替你完成未完成的事

「我会毁灭那个组织。」
降谷零一字一句,说得铿锵有力。

25为了你活下去

不能随随便便死掉。
答应他过的。

26梦中呼唤你的名字

「 」
泪水打湿了被褥。

27看着你从我面前死去

他侧耳贴于他的胸口。
没有心跳声。

28治不好的失眠

闭上双眼。
又会回到他离开的那一天。

29你离开后的十年

「呐,我们的愿望达成了。」
可你不在了。

30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死亡其实是重逢的唯一途径。
可他不能。

突然画画⋯
|・ω・`)想画帅帅的苏哥
啊⋯⋯
⋯⋯果然还是⋯⋯有点勉强?
|・ω・`)

刚刚看见好帅一只喵哦
给他加了特效?ヾ(●゜ⅴ゜)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