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卡君(继续闭关——)

苏透 赤安 秀苏秀 威士忌组 警校组 爱好者ヾ(*>∀<*) 不挑食 来粮必吃。快来投喂我。
短篇产出较多 长篇废 ⋯日常偏暖虐 吐槽有 无逻辑杂谈 主情感分析 突然画画x)
灵感至上⋯有灵感闭关出逃 无灵感时不产粮⋯请见谅w
并不是太太 但若作品有幸得到您的喜欢 我不胜感激
如果发布或转载的内容有您不喜欢的地方 在这里先向您表示歉意。(,,•́.•̀,,)

樱空之轨(五)




五、远去的祝愿
「老师……」
「哎呀,是零君啊。」艾莲娜转过身来,露出了和明美一样的表情。随后她又问,「厚司,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么?」
「没有。」男人否定,「还是太早了。」
艾莲娜沉默了一会,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又去做危险的事情了么?可是他看起来已经比记忆中的成熟太多,不像是那个只会打架的小男孩了。
降谷看着他的老师,气氛有些的沉重,苏格兰也默不作声,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
「看那些河灯,志保今年一定会看到的。」明美安慰着自己的母亲,然后她小声地说,「大君也是。」
降谷往河的那边看去,河灯已经远去了,只能看见一点点的光。「为什么这么说?」他悄声问苏格兰。
「这些河灯能带着祝愿去往另一个世界,没熄灭的会变成那里的樱花。」苏格兰回答。
那你也有放过这样的河灯吧?降谷刚想说,却又觉得这个问题不需要去问。他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一股莫名的滋味也连带着被压至心底。
「安室先生,时间要到了。」明美好心地提醒。
「艾莲娜,这小鬼是坐那辆列车来的。」厚司说,「他……」4
艾莲娜笑着走到了降谷面前,她没有像从前那样蹲下来,而是踮起脚尖直视他的眼睛,随即她像从前那样,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走吧,零君。」她说。
「可是……」
「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太阳一直都在那里;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星星也一直都在那里。我对零君的祝愿啊,就像太阳和星星那样,即使我不在你的身边,也会存在很久很久。」
降谷还想再说些什么,远远听见列车发出了一声长鸣。苏格兰拉起他的手,「快点、零。」
他们依着来时的路返回,苏格兰拉着他快速地冲刺着。到过道时,降谷往河中望去,又有一只不知来源的河灯在其中孤独而又顽强地飘着,慢慢地远去了。5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