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卡君(闭关中)

樱空之轨(七-1)

ヾ(●゜ⅴ゜)ノ
可能有萩松出没
少许私设)


七、未成的约定(1)
映着这份光彩,渐渐地,更多的樱花花瓣飞进了车厢。
「真壮观啊。」一个声音突然这么传来。当视野不再被樱花遮挡住时,降谷终于看清了前面有一个穿着拆弹专用制服的男人。由于没有穿厚重的防爆服,这样的打扮让他轻松了不少,只是制服多多少少有着些许损坏,还有被灼烧的部分。男人留着较长的头发,和记忆中的已经不太一样了。
「这是要去哪儿啊?」没等到回应,男人这么问着。降谷一愣,他竟然没有想过这辆列车的终点。意识到从始至终都让一件没有在掌控以内的事情继续发生下去,好像真的听从了谁的安排似的,让他感觉有些不自在。苏格兰抱着臂不回话,一副等着他继续说下去的样子。
「这辆列车哪儿都去。」耐不住的伊达回答,「那么你去哪儿呢?」
「谈不上去哪儿,我只是在等一个朋友。」男人继续背着身子,「以前我让他等得好惨,现在轮到他报复我了。」
「是嘛……这么说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降谷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他回头,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
「可总算来了。」
「没让你等多久。」
「松田!」降谷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只有开心的情绪。
「降谷。」带着墨镜的男人扬起嘴角做出回应,前面的那人却忍不住回过头来,有点气急败坏地喊到,「喂我说,你不记得我啦?!」
「你把头发留长了嘛。」苏格兰非常有道理地分析着。萩原撇了撇嘴,「我看他是故意的…」说罢看向身后的两人,「嚯。」
「怎么了?」松田问。
「没什么。只不过我本来以为会是一个老头来见我……没想到没我的日子,你们这么快就活得不耐烦了啊。」
「我……」
「看来有家伙没有完成约定呢。」萩原依旧保持着轻松的语调,「怎么办呢?要不老地方请我吃饭吧?9」
「报仇的话……她的能力还是足以相信的。10」
「我说的可、不、是这个!」萩原提高了声音,「是"不许轻易死掉"的那个!」
松田笑了,「说到这个约定,你还真的是没资格说我吧。」
萩原突然没了气势,「……你可不要把我弄哭了哦。在他们面前这么做的话,会被笑话的。」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