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卡君(继续闭关——)

苏透 赤安 秀苏秀 威士忌组 警校组 爱好者ヾ(*>∀<*) 不挑食 来粮必吃。快来投喂我。
短篇产出较多 长篇废 ⋯日常偏暖虐 吐槽有 无逻辑杂谈 主情感分析 突然画画x)
灵感至上⋯有灵感闭关出逃 无灵感时不产粮⋯请见谅w
并不是太太 但若作品有幸得到您的喜欢 我不胜感激
如果发布或转载的内容有您不喜欢的地方 在这里先向您表示歉意。(,,•́.•̀,,)

「苏透」ドーナツホール (甜甜圈洞)

ヾ(●゜ⅴ゜)ノ 深夜发刀x)
有点意识流??单凭感觉写的…嗯)
再次安利去听歌 好听好听循环播放根本停不下来 x)
重点是歌!!不是文。x)



覆灭组织的那晚,降谷参加了庆功宴。
桌上觥筹交错,他没像往常一样细数喝了几杯,逐渐显得有些不剩酒力。醉眼朦胧间他看见一个极其熟悉的身影向他举杯,然后仰头饮下最后一口酒。
尽管知道那是一刹那间的错觉,他还是如醍醐灌顶一般地意识到什么。一种不可言喻的愧疚涌上心头,如此这般的景象,仿佛是那个人正在惩罚着已经忘却了的自己所特地安排的一样。
他啊,本该和他一样,接受着各种高举的酒杯与赞赏,享受着那种应接不暇的幸福。而如今他的好友,到此时此刻才想起,这个宴席该有一个空着的座位。
降谷闭上了眼睛,努力地回想,想象着「他」的存在。下一秒又绝望地睁开眼睛——唯独能记起的,不过是星空下他不安稳的睡颜。
如同甜甜圈的空洞一般,记忆出现了理所当然的空缺。


他的离开后,他不可避免地犯着这样的错误:像一个无可救药的悲观者,只看见了甜甜圈的洞。
沉沦在失去的痛苦中,远比触景生情地、仅仅一个物件都能想起他仍有余温的身体,以及满是血迹的手心。复仇成为了活着的动力,忙碌得没有机会想念,所以空闲才会彻夜难眠。
时间将那人带来的最后温存通通抹去,空留一声枪响。有他陪伴着的二十余年,早已看尽他的喜怒哀乐,却只记最后面容。
电梯边的男孩倒数着数字,数至最后一个时降谷猛然回首——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听过这样的称呼?
连那人的语气声调,也在逐渐忘却。
怕是终究要落得空无一物。


就算想要追忆旧事,身边也无人能道个对错。唯独这些年的怅然若失,能证明「他」的存在。
他的离开造就了现在的降谷——除去空洞,空有甜甜圈味道的面团不能被称作甜甜圈。但与此同时,他的缺席,无论是记忆里还是生命中,开始变得理所当然。
一开始就有空洞的甜甜圈,留不住洞中的那个人。
那年的枪响,向两个人的心脏开了洞。一个人活着,另一个没有。事到如今,他只得像无奈的甜甜圈一样,在一遍又一遍单一播放的片段中,循环着想起他的面庞。
再见了。
不见了。
至死方休。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