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卡君(闭关中)

(苏透)暖

降谷躺在下铺的床上,上面的家伙们还在吵,宿舍里啤酒的味道已经非常明显。他向来不怎么喝酒,空气里的酒精浓度让他昏昏欲睡。
他突然希望来个教官把上面正在闹腾的打一顿。恍恍惚惚间有液体从上面的床板掉下来,尽数滴到他的床上。
他忙地起身避开了这一场奇怪的雨,可是他的被子和枕头都没能幸免。降谷强忍这怒气开口去询问犯人是谁。
“是我…有点醉刚刚不小心打翻了、真的对不起!”
刚才还吵着的宿舍安静了不少,伊达适时的调节和降谷残存的理智让这个肇事者免去了警校第一“陪练”的邀请。
湿乎乎的床自然不能继续躺下去,打翻酒罐的理由自然不能太过声张。
“不介意的话我们俩可以凑合着先睡一晚?”伊达说。
“不用了…”降谷叹气,“我打个地铺就行。”
“那样会感冒的。来我这好了、我会好好款待你的。”
降谷没有答应,喝醉酒的松田危险指数剩过一颗定时炸弹。这可不是他说的,是萩原说的。上次他把松田扛回去时,险些献出了自己的初吻。
“那要不这样吧,苏格兰今天被教官叫去理档案了,这个点还不回来估计是打算睡那儿了。你就先凑合一下,如果他来了再说。”
降谷沉吟片刻,略带倦意地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他把自己放倒在床上,没有盖上被子,为的就是等会方便再把床让回去。
不知是什么时候,喧闹声渐渐地消失了,梦境与现实的交界渐渐模糊不清。
降谷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醒的,寝室里透着冷调的亮光,依稀能听见鸟鸣。他揉揉头坐起来,发现身上盖着被子,再环顾一下,便看见写字台上趴着的身影。
降谷小心翼翼地起身,地上的啤酒罐已经收拾干净,桌子上还放着一个保温的包裹,降谷不知道苏格兰是怎么弄来的,里面大概放着好几人份的早饭。
这时披着外套趴在桌子上的人有了动静。降谷有些后悔,他明明应该早一点想起来苏格兰睡觉时十分警觉,一点点声音都会把他弄醒。
“……零?”对方显然没完全清醒。
“你这个笨蛋、来我这儿睡。”降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生气。
“不用了,你再去躺会、等会就要起来了。”苏格兰说,话音刚落他就被降谷拖起来,力气很大、椅子差点被拖动。
“……你别拖了、要是他们被吵醒可是很可怕的。我去就是了。”
苏格兰乖乖躺下,降谷也钻进了被窝。“你被逮捕了。”他说,然后伸手勾住了苏格兰,带着一点调皮的微笑闭上了眼睛。
那是深秋,一个略冷的清晨,他们彼此都清晰地感受着对方带来的暖意。

虽然很困,但那之后就没有再睡着过啊。苏格兰看着床上熟睡着的青年,昨天他很晚才回来,大概又是去哪儿收集情报去了。
苏格兰轻轻地凑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鼻息,和那时一样的距离,他眼里映着细碎的柔和的光。
放在胸口袋子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直起身来查看。然后披上外套,开始检查装备。
他眼里带有暖意的光在手指触上那把来福枪时终于消失殆尽。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