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卡君(闭关中)

重逢--序

以前的坑⋯改了设定 小故事合集预定
努力填坑(才不x)嘿咻嘿咻(.ω.)
脑洞来自P站 A药造福人类系列?
一点点赤安苏透CP向⋯主要的还是威士忌组的三位
ヾ(●゜ⅴ゜)ノ 偏甜口味低糖更健康哦(刀糖混发注意!)


一切都结束了。
降谷半倚在病床上,各种各样的仪器让他特别不自在,他开始百无聊赖地数点滴。他听见隔壁的病房里传来依稀的笑声,猜想着赤井的那群FBI同事可能正在他打好石膏的手臂这里涂鸦。他想像着赤井此时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着笑着他开始咳嗽起来,于是他用那只仅能活动的手有些没趣地捂住嘴克制笑意。如果那家伙现在在的话,他会怎么做呢?降谷发现自己的思绪又开始转向那个已经离开的好友。组织覆灭了,他们共同的理想似乎已经实现,但是那个人,也永远都回不来了。
他没有再次露出咬牙切齿的表情来,真相已经大白,没有必要再去怨恨谁,只是眼睛太过酸楚。尽管现在属于降谷零的病房里一个人也没有,他还是咬了咬牙忍住了想哭的冲动,默默地缩回了被子里。
这时风见小心翼翼地推门进来,确认没有打扰到上司休息后才松了一口气。“降谷先生,本部长等会要过来。”
“我知道了。”


寒暄的话降谷不在乎去听,而有关处理组织余党的事情本部长也没有多提。他给出了三个月的假期,让降谷调养休息。对话快结束之时,本部长突然坦言要告诉降谷一件事情。
“是关于辛君的事,”本部长顿了顿,降谷看似平稳的脸色让他决定还是把话继续说下去,“⋯⋯他还活着。”
怎么回事。可我明明看见他⋯⋯降谷想问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几乎说不出一句话来,连呼吸甚至都变得困难起来。风见发现了不对劲,急忙上前急呼降谷的名字。
他直接在仪器的警报声中失去了意识。

等到降谷再清醒之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风见看见上司恢复意识,揉了揉眼角低声说去叫医生。降谷只觉得一阵恍惚,他回想起本部长的话语,认定那是一场梦境。
可是他很快欣喜地发现自己错了。
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将热水端过来递给他,坐上床沿,用稚嫩的语调但却是他相当熟悉的语气说着,“醒了,感觉怎样?”
降谷还没有开口,泪水就无法克制地流了出来。孩子的容貌和记忆里的那个男人十分相似。在他努力想要动身抱住对方前,那个孩子早已明白了他的心思,体贴地先他一步。
“我回来了,零。”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