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卡君(闭关中)

「深夜刀片」金盏花

过去私设注意!
结局BE注意!
填以前的坑 嘿咻嘿咻ヾ(●゜ⅴ゜)ノ

他敬爱的前辈倒在地上,胸口大片的血迹还在蔓延。男人用唇语艰难地说着,「快走。」
杀害前辈的凶手猖狂地笑着,嘲笑着他的迟疑,讽刺着他害人的温柔。
他本打算放下枪的手颤抖着抬了起来,对准那人的心脏扣动了扳机,破碎了扭曲的笑容。

金盏花是前辈最喜欢的花。
他说那花象征着太阳。

一直以来前辈都是对抗那个组织的中坚力量,但其实对于这个组织他们都了解的极少。前辈是被他害死的,是他犹豫着迟迟不愿开枪,妄想着能够让对方猛然醒悟到自己的错误。
后来他知道那个凶手在那组织里是一个连代号都没有的下层人员。
「请让我接手这次任务。」他在会议上说。
为了接替前辈,完成他的心愿;为了将那个组织粉碎;更是为了一份能够让自己被自己原谅的救赎。不这样做的话,就算是每天去照料那盆金盏花,他依旧会在深夜里被一遍遍重演的过去惊醒,辗转直到天明。

「你不适合当卧底。」他最好的朋友说。
他转过身来,身后的那朵金盏花早已在他的悉心照料下变成了一片小小的花海。阳光勾勒出他身影的轮廓,有些许落在他深邃的眼眸里。
「我知道。」

后来他还是去了,一年以后他的朋友也踏进了组织的大门。女人妩媚地微笑着,带着他来到他的面前,用另外一个名字做着介绍。
他用询问的目光望向另一个陌生面孔,似乎是很不耐烦地,对方没等魔女介绍就先开了口,「诸星大。」
「浪费时间。」金色长发的男人不屑地说,从口袋里掏出两枚子弹放在桌上,「简单的新人测试。两颗子弹一个目标,东西到手。」
「我是你们的主考官。」他说。「你们身上将会装上微型摄像头。除了危及那位大人的利益以外,我全程都不会插手。」
「有人死了也不会例外?」
「这可不是一个好问题。」

任务进行得不算顺利。简单的测试并不简单,两颗子弹,意味着目标之外的所有阻碍人员多数都需要尽量避免接触或近身肉搏才能解决。在这种情况下,体力流失得很快,这从两人逐渐变慢的速度就能看得出来。
诸星低头看了一下中弹的左腿,空尖弹造成的伤口让他动弹不得。刚刚夺过来的两把枪子弹已经用尽,好在目标已经解决,以他为中心的包围圈也在减少。安室在他的不远处带着手提箱又放倒了一群人,看起来还能再撑上一段时间。
突然有人呼啸着向他冲来,他下意识地用防御姿势准备接下这一击。然而一切他预料内的事都没有发生,男人倒了下去,随即出现的是冒着烟的来福枪口。
代号为苏格兰的男人一言不发地架起了他,然后抬手几枪成功地让安室获得了短暂的休息。

「你犯规了。」诸星低头看着帮他包扎伤口的男人说。安室在不远处冷哼一声,苏格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继续手上的动作。
「只要那两颗子弹中有一颗是AWM338适用的,相信你现在都不会这么狼狈。」他说,「这么急着赴死可不是一个合格的狙击手。」
「爱多管闲事的主考官。」
苏格兰完成了包扎,拍了拍手站起身来,「有意见最好赶紧提出来,不出我所料的话,不久以后大家就得一起工作了。」
「新人测试?」安室问。
「通过。 」

「你走了以后⋯⋯?」暂时远离组织监控的时候,他问。
「早知道你会这样啦,我有托人照料你的小花圃哦。」
「谢了,Zero。」他把来福枪放进了琴盒里试了试,正合适。
「你和Rye,走得很近啊,这么信任他?」
「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他的立场,但是他是'可以改变的人'吧。」
青年沉吟片刻,「你最好是对的。」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可就算这样,事情也没依他们想得那样发展。

任务当天他们意外受到了公安的围捕,一切都像有着先前预演过一般,唯独他们是那群计划之外的局外人。孤狼们不得不选择与狼群厮杀,以此来证明自己的立场。
他总觉得压抑无比,仿佛身后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历史总是戏剧性地重演,当他举枪对准昔日的同僚时自己都不清楚脸上是什么表情。他听见那人的同伴急切呼唤着陌生的名字,然后带着愤怒到极点的表情,将准星对准了自己。
一如以前的那个自己。
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下意识地不想再伤害对方,也就没有选择一枪打中要害这种干脆利落的办法。被悲愤冲晕头脑的年轻人自然没有明白这几枪的深意,穷追不舍。
子弹用尽,他最终狠下心来用那把背着的贝斯结束了这场追逐。黑色的软盒破损,贝斯上留下了大量划痕,沾上了大片血迹。
他在夜色中擦拭无果,也没有选择将它抛弃。隐隐光辉里,他依着窗沿直到天明,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深秋的凉意里,金盏花该开了。

他的身份暴露了。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就像他朋友说得那样,他太温柔了。
比谁都不适合当卧底。
于是世界上最不称职又最称职的卧底先生,在费尽心思得到武器以后,唯一的想法是把枪对准亲人与同伴的数据,对准自己,而不是对准那把枪的原主人。

在道不清的过去里,人总是犯着相同的错误。

金盏花是他最喜欢的花。
他说那花象征着仅存的温暖与光明。

可他们都错了。
绝望、黑暗、惨烈。
悲伤、离别、救赎。
这才是这朵太阳色的小花的真正寓意。
有时目睹一生中最敬爱,亲爱的人离开,对被这种花守护的人来说显得是如此频繁,从痛心疾首,到习以为常。

「明白了么,风见?」他说。
「⋯⋯降谷先生,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请您再坚持一下,我一定会带您出去的!」
他笑了笑,吃力地抬手举起枪对准了满是血污的数据卡。
「那片花,把它烧了吧。」
爆炸声与枪击声几乎一起响起。

评论(2)

热度(10)